萧忆情家的小铁锹儿

个人向的子博

原来是个写同人的

主博已弃

那些回不去的夏天✨

建校七十周年快乐

【个人向】给自己写个生贺吧



我妈突然提起我要过十六岁生日这个话题,并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一愣。八月中旬的风里带着难掩的热气。

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但是不是什么都不想要。我有无关紧要的琐碎心愿,但是大多不符合“十六岁”这个主题。那么又是如何界定的呢?

说到生日礼物,过去的十六年里曾有幸收到过很多礼物。没有人问过我最喜欢哪一件,但我心里有数。感谢相遇,真的惊喜。

我对物质上的东西没有非常执着,哪怕是一句祝福也好,即使千篇一律,即使是受了别人提醒,我都真心感谢。感谢你们在冗长时间里给我带来的小小感动。像迷离幻境之中的点点萤火,有生命的温度,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记得我。

谢谢你们。

十五岁这一年自认为是目前来说活得最充实的一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总要慢慢长大。而这一年来我经历了太多。重逢和离别,生命里永恒的话题。

十六岁啊,想来也是渐渐要有担当的年龄了。自我着也封闭着,坦白来说我这一年过的并不好。不是伤害自己就是伤害别人,尤其是了解我的人,比如我自己。

也很好。

又比如说,在我十六岁时我们相识十年的好朋友,第九年的时候才见过面,即使直线距离不超过五十米。也许是错过了很多轻易的机会,一次是我任性,第二次也勉强算是阴差阳错。可是没关系啊——我总喜欢用这句话安慰她——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

不就是努力吗,相约2020年8月23日。

诸如此类有很多,我身边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跟我之间的故事也不尽相同,大多精彩有趣。可我也总是无法言说,对你们。

新的一岁要努力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

8月11日安慰一个好友,我反复词不达意地说喜欢没有错,尽管说出来。无论喜恶都是最本真的感受,无关别人,有关的是自己。我总不能很好的表达对一个人的欣赏与厌恶,导致我欣赏的人不知道,我厌恶的人也不知道。

有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在我来看即是个不恰当的证明。曾有一次我妈在朋友圈发了我一篇作文,当时刚刚接触如何写作,还是个门外观望的孩子,笔下文字也青涩——不过那个时候有很多人鼓励我——于是我暗自期待着,看我妈朋友圈里的人如何评价。

是有一水儿的鼓励和赞美,无论是对门外汉的鼓励还是真心的喜爱,但也有十分不恰当的表达方式。有一位同事直接二次发表了我的作文,通俗点就是盗文。我随即发现,却不被支持维权。直到一年多之后我又提起这个话题却早就过了最好的时期,只是翻一翻那人朋友圈仍有那篇文章在。

网上的大大们写文被抄袭了总有人劝慰,说是只有好文章才会被盗用。我也只好以此安慰自己。可我不需要这样的肯定,同时我也在想,好好地把想法说出来就这么困难吗?

后来再怎样也有了些进步,至少知道赞美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我看过很多值得赞美的人事物,从现在开始要学会我手写我心。告诉这个世界,有一个人深爱着它。

写作仍是我在摸索的事情之一。我个人认为如果要写好,首先要知道你想写什么。

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

不能逃避啊。这个世界上谁也没有活得很容易,我没有足够努力有怎么能谈回报。所以十六岁开始也要更加努力。我有些目标,有些无论如何都要做到的事情,因为我答应了自己啊。

十五岁这一年也经历过打击。我一直是个不稳重的人,也经不起摔打。但是好像是习惯了吧,有一段时间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失去了,也就不怕了。反倒是之前那段时间觉得无比惊慌,后来发现都是空谈。

再如何这一年都已经开始,我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在这个地方做自己就是最好的。

当年也有压力很大的时候,只一次表露出来。当时语文老师在班里评作文,讲一篇作文疑似百合(非原话),众人都以为是我写的,可只有我知道不是。

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呢,当年我不屑地想。

我认为我写的东西算不得好,却可以勉强算作通顺流畅。我写作文的时候总要构思很长时间,我总觉得写进我作文的人和事都是要对我帮助很大的,比如南京路系列等。除了亲情无法言说,毕竟它像空气,稀松平常却至关重要。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也不是我最先提出。

我要写的总是不一样的,就像中考时我明明知道写一篇中规中矩的作文无论是谁都可以得到一个中规中矩的分数一样,我不。

我自己的水平和想法我都了如指掌,也知道该如何遣词造句才能让读者明白我在说什么。让读者明白我在说什么很简单,困难的是让别人明白你的心境。有的时候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我自认为经历过很多,好的不好的,都是生命中宝贵的经验。它们装点我的少年时代,让我在以后回望过去的时候能够想起来我曾经历过这些,当年心情是如此。

毕竟印在心里的东西,轻易忘不掉的。

你看我是个多么倔强又称口舌之快的人。想做内秀的人,其实我并不是很厉害。

其实都好。现在挺忙的,也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

十六岁啊,当一个能把生活整理得井井有条的人吧。

高中生了总要学着独立。军训回来感觉自己成长了一点,但是远远算不上成熟。独立这俩字离我还很遥远,我仍然是十六岁的六岁小孩儿。

我在桌子上写了一张纸条,又是纸条。这次是一张便签纸,浅粉色,粘性很好。两个字,不说是什么。是一种希望吧,也是种压力。我觉得自己总是这样,给自己动力的同时也一块石头压在头顶,还不让别人发现。但是这次不一样,没有什么努力的目的了,纯粹为了自己。

因为这压力和动力,阴差阳错没能实现,所以现在兜兜转转回到起点。

点灯集的序里我写了一句话,“永远对未来充满希望,但永远不要相信未到来的。”

是,未来永远是好的,但路上保不齐有多少变数。所以我不信,我一直都不信。我就是这样子一个人,也无所谓疑心多之类评价。所以在这里我告诉自己,想干什么就去,毕竟未来都不确定。

政治老师跟我们讲,她说,七八年后你们就业,这个岗位都不知道还在不在。更新是一种必然,可我讨厌各种各样的更新。小到手机app,大到升学,我统统厌恶。而在这些里唯一闪闪发光的是我如果很好,我能见到一些人。

我期盼着啊期盼着,但是我没能。三个人写了同样的一个班,一个去了,两个留下了。所以这缘分大概到此为止。可我放不下。我本来是个优柔寡断又没主意的人,斩钉截铁给自己概括特征也算是少有的事情。我想啊我想,我真的。

不提也罢。本来过生日开心的事情何必呢。可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主导,可以随意回避,也只能面对。

也只能面对。

是了,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谁也没有过得特别好。十六岁,我对自己的要求不是做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只要做一个,稍微厉害的人就好了。